首頁
1
案例分享
2
提不起勁沒性慾
3
「剛開始還會摸兩下,婚後3年連摸都不摸了...」生活好疲憊,不想變無性夫妻你該這樣做! 4
http://www.ssatisfy.com/custom_86434.html 「剛開始還會摸兩下,婚後3年連摸都不摸了...」生活好疲憊,不想變無性夫妻你該這樣做! 「剛開始還會摸兩下,婚後3年連摸都不摸了...」生活好疲憊,不想變無性夫妻你該這樣做! 【「剛開始還會摸兩下,婚後3年連摸都不摸了...」生活好疲憊,不想變無性夫妻你該這樣做!】 結婚八年,外加交往兩年,相愛十年裡,王剛(化名)和老婆沒偷吃也沒外遇,他們的婚姻雖然沒有狐狸精和小狼狗添亂,卻依然岌岌可危,因為他們早就沒有性生活了。不但生不了孩子,床也冷的令人發慌。夫妻倆的感情淡到可有可無,雖然沒有任何爭吵,但心情開始有些浮動,一股嚮往單身的力量正在竄起,但彼此默契深厚、興趣相投,生活各方面也很契合,家人更是融洽的從來不像兩家人,他們不願意放手讓婚姻繼續走下坡,夫妻倆目標一致的努力要重燃愛火,找回相愛的感覺,也添個寶寶,讓感情增添另一股強力聯結。「老師拜託妳…一定要讓我們做愛,我們一定會盡全力配合的。我和老婆感情其實很好,只是…太像朋友了,有時候我出差一個禮拜,不見面、不連絡好像也沒關係。每天回到家,就是各自洗澡睡覺,怎麼說呢,就覺得好像跟自己的妹妹睡在一起,床有點擠阿,想叫她自己去隔壁房睡。」王剛說。媛媛(化名)在一旁補充說:「真的是這樣,我也覺得擠,有時候就會自己去隔壁睡,但我老公也怪,有時候又會叫我回去睡,說我在旁邊,他睡的比較安穩。」王剛接著說:「哈哈,是啦,她在我比較好入睡,可是睡到半夜醒來又會覺得擠。所以說很麻煩阿!以前哪會阿~天天抱著睡,睡不好也很開心。我也不願意這樣。夫妻之間還是要做愛的,不然像我們這樣,最後還是會完蛋吧?」看著這對夫妻,邊說邊笑、互相推打,偶爾皺眉、拍肩頭,真是感情很好的一對「兄妹」,確實離他們想要的親密關係非常遙遠。王剛說:「而且,最近我發現我們倆開始會小吵架了,以前無所謂的事,現在都變得很煩躁。好像開始不讓彼此了。」他們的對話,讓我想起很多男女常問我的問題「夫妻間不做愛就會失和?感情難道這麼膚淺?」其實,這是誤解了做愛,把男女恩愛誤解成了性交,把強大的做愛情緒理解成單純的性慾發洩。 在婚姻裡,男女會有好幾組身分「為人子女、家務伴侶、生活好友、為人父母、親密愛侶」,在這幾組關係裡,彼此都會有壓力、爭吵、怨懟和埋怨。用分母分子的概念來打比方,負面的情緒就是男女情感的分子,而玩樂、照顧、體貼、關心、親熱這些正面情緒,就是分母。如果分母很大,分子的影響力就會被沖淡,就會升起「我老婆番顛,但她好可愛」、「我老公霸道,但是他好有男人味」這種愛戀之心。相反的,如果分母少了,分子就算只有一點點,也可以讓人不耐煩甚至爆炸。至於做愛嘛,做得好,就可以放大分母,人在做愛裡感受的快感、親密、愉悅,不但能稀釋壞分子的殺傷力,甚至可以轉換壞分子,讓他們有種可愛的面貌。對王剛夫妻倆來說,做愛可以放大情感分母,阻止壞分子擴大殺傷力,更可以讓他們重新修復「親密愛侶」的連結關係,從家人好友,再牽手成為枕邊愛人。 為了協助他們,我請王剛夫妻回憶,是什麼時候開始停止做愛的。王剛模模糊糊的回憶說,結婚兩三年後,他們就沒怎麼碰彼此了:「剛結婚很愛做,每個禮拜至少三、四次,後來有點疲乏了吧,剛開始就覺得無聊、費力、不想做,然後老婆也沒什麼反應,就漸漸少了。後來我創業,忙的不得了,好像就是從那時候開始的吧,覺得做愛好麻煩,要兩個人都有感覺。我那時候常忙到很晚,回來她都睡了,有時候摸兩下她會醒過來,換我想睡了,總是搭配不好,後來我就乾脆都看A片自慰了。」媛媛補充說:「我那時候升主管,工作也很忙,每天都累趴。他常這樣把我撩起來,雖然還很想睡,但想想他那麼想要,還是配合一下吧,換我摸摸他,但他也累了,怎麼摸都軟軟的,後來我們就都睡了。之後我也懶了,他想摸就摸吧,我就不摸了。之後他就連摸都不摸了。」聽他們描述,連我都覺得累了,這麼疲勞的生活,也只能先犧牲性生活了。「那現在呢?」我想要瞭解他們的生活是否還仍舊忙碌。 王剛回答說:「後來事業穩定了,比較不忙,週末可以休假,我還是有性慾,但已經習慣自慰了,雖然知道應該找老婆做,但就是提不起勁。老人家又急著催孩子,所以開始和老婆約了週末做愛,但每次要做,我不是硬不起來,就是忽軟忽硬,硬起來也沒辦法射精,一到週末我就會覺得壓力好大。」一旁的媛媛說:「我的壓力更大阿,覺得是自己的問題,買了很多性感內衣褲,也盡量配合,他要我咬奶頭我就咬,要我拍他屁股我也拍,口交當然會做,但還是不行,我想一定是我吸引不了他,越接近週末我就越焦慮。」王剛接著說:「幾個月前,有一次我們約了要辦事,但我和老婆都躺在床上動不了,只好脫光光聊天,我承認只要和她做愛我就會陽痿,她也承認她不只是性冷感問題,已經變成性恐懼了。所以我們才決定來請老師幫忙。聽朋友說他們再忙都會做愛,一方面覺得難以想像,一方面也開始懷疑起自己是不是正常的男人女人。」 不做愛的王剛夫妻所面臨的問題,已經不只是性慾無法滿足、親密感冰冷的問題了,他們甚至開始懷疑自我,再發展下去,恐怕只會想躲著對方,免得一碰上就得想起自己沒有性能力、性吸引力的問題。這樣的婚姻,可能終將演變成同床異夢、分床而居。王剛的困擾,呈現了許多夫妻性生活的轉變,從熱情變冷淡,再變成恐懼與厭惡。要反轉惡性循環,就必須大幅度改變性愛互動的方式,別急著用性器官做愛,而是把性愛放寬,重新學習怎麼親熱。讓觸覺、聽覺、嗅覺、味覺、視覺等身體感官重新復甦,再玩玩想像力的遊戲,讓彼此的接近變成生活中的親熱小遊戲,在彼此的懷裡享受舒服、酥麻到刺激、爽快,多層次的身心享受,然後才開始進入做愛的節奏。像他們原本這樣想用重口味一次到位,只會讓身心感官麻痺,越來越無感、不耐,根本走錯了路,性愛密技有時候是很弔詭的,對王剛夫妻而言,毀了他們性生活的是一成不變帶來的沉悶,還有急著想做愛造成的壓力,想做愛,他們得先學會用約定好不做愛的方式釋放壓力,接著再開發更多的性愛樂趣,這樣才能重燃愛火,做出自信。文章刊登於:良醫健康網   https://health.businessweekly.com.tw/AArticle.aspx?id=ARTL000041456
首頁 案例分享 提不起勁沒性慾 「剛開始還會摸兩下,婚後3年連摸都不摸了...」生活好疲憊,不想變無性夫妻你該這樣做!

【「剛開始還會摸兩下,婚後3年連摸都不摸了...」生活好疲憊,不想變無性夫妻你該這樣做!】

 

結婚八年,外加交往兩年,相愛十年裡,王剛(化名)和老婆沒偷吃也沒外遇,他們的婚姻雖然沒有狐狸精和小狼狗添亂,卻依然岌岌可危,因為他們早就沒有性生活了。不但生不了孩子,床也冷的令人發慌。

夫妻倆的感情淡到可有可無,雖然沒有任何爭吵,但心情開始有些浮動,一股嚮往單身的力量正在竄起,但彼此默契深厚、興趣相投,生活各方面也很契合,家人更是融洽的從來不像兩家人,他們不願意放手讓婚姻繼續走下坡,夫妻倆目標一致的努力要重燃愛火,找回相愛的感覺,也添個寶寶,讓感情增添另一股強力聯結。

「老師拜託妳一定要讓我們做愛,我們一定會盡全力配合的。我和老婆感情其實很好,只是太像朋友了,有時候我出差一個禮拜,不見面、不連絡好像也沒關係。每天回到家,就是各自洗澡睡覺,怎麼說呢,就覺得好像跟自己的妹妹睡在一起,床有點擠阿,想叫她自己去隔壁房睡。」王剛說。

媛媛(化名)在一旁補充說:「真的是這樣,我也覺得擠,有時候就會自己去隔壁睡,但我老公也怪,有時候又會叫我回去睡,說我在旁邊,他睡的比較安穩。」

王剛接著說:「哈哈,是啦,她在我比較好入睡,可是睡到半夜醒來又會覺得擠。所以說很麻煩阿!以前哪會阿~天天抱著睡,睡不好也很開心。我也不願意這樣。夫妻之間還是要做愛的,不然像我們這樣,最後還是會完蛋吧?」

看著這對夫妻,邊說邊笑、互相推打,偶爾皺眉、拍肩頭,真是感情很好的一對「兄妹」,確實離他們想要的親密關係非常遙遠。

王剛說:「而且,最近我發現我們倆開始會小吵架了,以前無所謂的事,現在都變得很煩躁。好像開始不讓彼此了。」

他們的對話,讓我想起很多男女常問我的問題「夫妻間不做愛就會失和?感情難道這麼膚淺?」其實,這是誤解了做愛,把男女恩愛誤解成了性交,把強大的做愛情緒理解成單純的性慾發洩。
 
在婚姻裡,男女會有好幾組身分「為人子女、家務伴侶、生活好友、為人父母、親密愛侶」,在這幾組關係裡,彼此都會有壓力、爭吵、怨懟和埋怨。用分母分子的概念來打比方,負面的情緒就是男女情感的分子,而玩樂、照顧、體貼、關心、親熱這些正面情緒,就是分母。如果分母很大,分子的影響力就會被沖淡,就會升起「我老婆番顛,但她好可愛」、「我老公霸道,但是他好有男人味」這種愛戀之心。

相反的,如果分母少了,分子就算只有一點點,也可以讓人不耐煩甚至爆炸。至於做愛嘛,做得好,就可以放大分母,人在做愛裡感受的快感、親密、愉悅,不但能稀釋壞分子的殺傷力,甚至可以轉換壞分子,讓他們有種可愛的面貌。對王剛夫妻倆來說,做愛可以放大情感分母,阻止壞分子擴大殺傷力,更可以讓他們重新修復「親密愛侶」的連結關係,從家人好友,再牽手成為枕邊愛人。
 
為了協助他們,我請王剛夫妻回憶,是什麼時候開始停止做愛的。王剛模模糊糊的回憶說,結婚兩三年後,他們就沒怎麼碰彼此了:「剛結婚很愛做,每個禮拜至少三、四次,後來有點疲乏了吧,剛開始就覺得無聊、費力、不想做,然後老婆也沒什麼反應,就漸漸少了。後來我創業,忙的不得了,好像就是從那時候開始的吧,覺得做愛好麻煩,要兩個人都有感覺。我那時候常忙到很晚,回來她都睡了,有時候摸兩下她會醒過來,換我想睡了,總是搭配不好,後來我就乾脆都看A片自慰了。

媛媛補充說:「我那時候升主管,工作也很忙,每天都累趴。他常這樣把我撩起來,雖然還很想睡,但想想他那麼想要,還是配合一下吧,換我摸摸他,但他也累了,怎麼摸都軟軟的,後來我們就都睡了。之後我也懶了,他想摸就摸吧,我就不摸了。之後他就連摸都不摸了。」聽他們描述,連我都覺得累了,這麼疲勞的生活,也只能先犧牲性生活了。

「那現在呢?」我想要瞭解他們的生活是否還仍舊忙碌。

 

王剛回答說:「後來事業穩定了,比較不忙,週末可以休假,我還是有性慾,但已經習慣自慰了,雖然知道應該找老婆做,但就是提不起勁。老人家又急著催孩子,所以開始和老婆約了週末做愛,但每次要做,我不是硬不起來,就是忽軟忽硬,硬起來也沒辦法射精,一到週末我就會覺得壓力好大。」

一旁的媛媛說:「我的壓力更大阿,覺得是自己的問題,買了很多性感內衣褲,也盡量配合,他要我咬奶頭我就咬,要我拍他屁股我也拍,口交當然會做,但還是不行,我想一定是我吸引不了他,越接近週末我就越焦慮。」

王剛接著說:「幾個月前,有一次我們約了要辦事,但我和老婆都躺在床上動不了,只好脫光光聊天,我承認只要和她做愛我就會陽痿,她也承認她不只是性冷感問題,已經變成性恐懼了。所以我們才決定來請老師幫忙。聽朋友說他們再忙都會做愛,一方面覺得難以想像,一方面也開始懷疑起自己是不是正常的男人女人。」
 
不做愛的王剛夫妻所面臨的問題,已經不只是性慾無法滿足、親密感冰冷的問題了,他們甚至開始懷疑自我,再發展下去,恐怕只會想躲著對方,免得一碰上就得想起自己沒有性能力、性吸引力的問題。這樣的婚姻,可能終將演變成同床異夢、分床而居。

王剛的困擾,呈現了許多夫妻性生活的轉變,從熱情變冷淡,再變成恐懼與厭惡。要反轉惡性循環,就必須大幅度改變性愛互動的方式,別急著用性器官做愛,而是把性愛放寬,重新學習怎麼親熱。讓觸覺、聽覺、嗅覺、味覺、視覺等身體感官重新復甦,再玩玩想像力的遊戲,讓彼此的接近變成生活中的親熱小遊戲,在彼此的懷裡享受舒服、酥麻到刺激、爽快,多層次的身心享受,然後才開始進入做愛的節奏。

像他們原本這樣想用重口味一次到位,只會讓身心感官麻痺,越來越無感、不耐,根本走錯了路,性愛密技有時候是很弔詭的,對王剛夫妻而言,毀了他們性生活的是一成不變帶來的沉悶,還有急著想做愛造成的壓力,想做愛,他們得先學會用約定好不做愛的方式釋放壓力,接著再開發更多的性愛樂趣,這樣才能重燃愛火,做出自信。

文章刊登於:
良醫健康網   https://health.businessweekly.com.tw/AArticle.aspx?id=ARTL0000414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