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1
案例分享
2
勃起功能障礙
3
我們不會做愛 4
http://www.ssatisfy.com/custom_86536.html 我們不會做愛 我們不會做愛 【我們不會做愛】「做愛不是本能嗎?以前覺得陽痿是別人的事,沒想到結婚才發現,我居然也會遇到這種事。太太也很難過,覺得我看起來男子氣概十足,體格也不錯,沒想到居然會不舉。」阿光28歲,滿臉鬍渣、體格壯碩,太太對他的評論忠肯確實。他的男性激素睪酮素也高,論年紀、論體質,陽痿怎樣都不該輪到他,他告訴我,小弟失靈是從新婚夜開始的。她和太太都有虔誠信仰,兩人都沒有過完整的性經驗,也從來不自慰。阿光雖然有性慾,但他堅信自慰傷身體,性慾也可以靠意志力消除。太太也從不自慰,單身時她不太感受到性慾,和阿光交往後,才在親吻愛撫間,察覺到身體的悸動,但她和阿光在交往階段只會用手口、身體摩擦來滿足彼此,他們都想把性交留到新婚之夜。信仰讓他們一起走過了2年的牽手時光,但他們對做愛都是充滿期待的,常在裸身親熱的時候,交換彼此的性幻想「將來結婚後,我們要......」是他們私密的親愛對話。但這場美夢,在新婚夜卻變成了無限下墜的悲劇。那晚,他們約好,婚宴能少喝就少喝,一定要清醒分享交融的喜悅。結果,他們確實是清醒的,卻始終無法合為一體。阿光摸索要進入,但太太緊縮的私密處讓他數度無功而返。幾次軟下又再硬,阿光不確定洞口在哪、不知道自己該怎麼挺進、怎麼擺弄身體,珍貴的初夜,他怕自己會搞砸讓太太疼痛。太太看出阿光的焦慮,提議改用女上位做愛,她已婚的姐妹早在婚前就教導過她,女人主導做愛姿勢,讓男人能放鬆和女人做愛。阿光躺下讓太太協助他放入,演練過的太太,立刻解決了阿光的難題,他們交融了,阿光終於感受到太太的內裡,但興奮的阿光竟在轉瞬間就又軟下了。他說:「我才剛想著,哇,這就是我太太,但她一搖晃,我就被一陣怪異、痠麻的感覺抓住,好怪、好痠、好不舒服,我沒辦法動作,太難過了,接著就軟了。後來我們又試了幾天,每次都一樣,不是進不去,就是進去後擋不住那種酸楚,就又軟了。之後,我開始連硬度都有問題,想硬也硬不了,太太怎麼挑逗都沒用。」阿光的情況,其實是因為陰莖不習慣進入陰道的感覺,再加上自己沒辦法控制,總是要由太太主導才有辦法進入,所以他會擔心進入時的怪異感,就像去洗牙一樣,有過一次經驗後,只要再聽到洗牙機開動的聲音,就會不自覺的牙酸。阿光只要想要,或必須做愛,他就會下意識怕想起那種感覺。對阿光來說,成長歷程中,他所遵循的是「不自慰、不做愛」的社會法則,而不是「想自慰就自慰,想做愛就做愛」的自然法則,他也因此失去了做愛的本能。做愛對他來說早就不是本能了,而是需要重新學習的技能。文章刊登於:壹週刊 https://tw.nextmgz.com/realtimenews/news/30543584

【我們不會做愛】

「做愛不是本能嗎?以前覺得陽痿是別人的事,沒想到結婚才發現,我居然也會遇到這種事。太太也很難過,覺得我看起來男子氣概十足,體格也不錯,沒想到居然會不舉。」阿光28歲,滿臉鬍渣、體格壯碩,太太對他的評論忠肯確實。

他的男性激素睪酮素也高,論年紀、論體質,陽痿怎樣都不該輪到他,他告訴我,小弟失靈是從新婚夜開始的。她和太太都有虔誠信仰,兩人都沒有過完整的性經驗,也從來不自慰。阿光雖然有性慾,但他堅信自慰傷身體,性慾也可以靠意志力消除。

太太也從不自慰,單身時她不太感受到性慾,和阿光交往後,才在親吻愛撫間,察覺到身體的悸動,但她和阿光在交往階段只會用手口、身體摩擦來滿足彼此,他們都想把性交留到新婚之夜。

信仰讓他們一起走過了2年的牽手時光,但他們對做愛都是充滿期待的,常在裸身親熱的時候,交換彼此的性幻想「將來結婚後,我們要......」是他們私密的親愛對話。

但這場美夢,在新婚夜卻變成了無限下墜的悲劇。

那晚,他們約好,婚宴能少喝就少喝,一定要清醒分享交融的喜悅。結果,他們確實是清醒的,卻始終無法合為一體。阿光摸索要進入,但太太緊縮的私密處讓他數度無功而返。幾次軟下又再硬,阿光不確定洞口在哪、不知道自己該怎麼挺進、怎麼擺弄身體,珍貴的初夜,他怕自己會搞砸讓太太疼痛。

太太看出阿光的焦慮,提議改用女上位做愛,她已婚的姐妹早在婚前就教導過她,女人主導做愛姿勢,讓男人能放鬆和女人做愛。阿光躺下讓太太協助他放入,演練過的太太,立刻解決了阿光的難題,他們交融了,阿光終於感受到太太的內裡,但興奮的阿光竟在轉瞬間就又軟下了。

他說:「我才剛想著,哇,這就是我太太,但她一搖晃,我就被一陣怪異、痠麻的感覺抓住,好怪、好痠、好不舒服,我沒辦法動作,太難過了,接著就軟了。後來我們又試了幾天,每次都一樣,不是進不去,就是進去後擋不住那種酸楚,就又軟了。之後,我開始連硬度都有問題,想硬也硬不了,太太怎麼挑逗都沒用。」阿光的情況,其實是因為陰莖不習慣進入陰道的感覺,再加上自己沒辦法控制,總是要由太太主導才有辦法進入,所以他會擔心進入時的怪異感,就像去洗牙一樣,有過一次經驗後,只要再聽到洗牙機開動的聲音,就會不自覺的牙酸。

阿光只要想要,或必須做愛,他就會下意識怕想起那種感覺。對阿光來說,成長歷程中,他所遵循的是「不自慰、不做愛」的社會法則,而不是「想自慰就自慰,想做愛就做愛」的自然法則,他也因此失去了做愛的本能。做愛對他來說早就不是本能了,而是需要重新學習的技能。

文章刊登於:
壹週刊 https://tw.nextmgz.com/realtimenews/news/30543584